设为首页   加入收藏
  您当前位置:平顶山地情网 >> 史志政务 >> 史志动态 >> 浏览文章

郏县渣园,从宋朝走来

    时间:2018年06月20日 【字体:  
     
 
郏县渣园,从宋朝走来
美丽又古朴的渣园村
郏县渣园,从宋朝走来
村里的老人和蔼慈祥
郏县渣园,从宋朝走来
牛王庙,位于崔鶠居住地西侧
郏县渣园,从宋朝走来
村中老人
郏县渣园,从宋朝走来
王家大院门前的拴马石
郏县渣园,从宋朝走来
王家大院内的柱基石雕
 
郏县渣园,从宋朝走来
 

●文/郭旭峰 图/张世军

    相比中原其他传统村落,郏县渣园乡渣园村显得独特,仿佛汴洛古道上一抷优雅的泥土。这个绿意从容的村庄在历史上曾叫过石牛庄、婆娑园、渣滓园,在云烟里散发着不同凡响的斑驳气息。

    打开明代官修地理总志《明一统志》、清《大清一统志》,渣园村赫然在列。小小的村落能“驻足”于大典,这和宋朝一位大诗人崔鶠(yǎn)有关。

    人文俱佳的崔鶠

    崔鶠(1058-1126),字德符,河南杞县人,北宋末年政治家,能文工诗,元年间登进士第,任凤州(今陕西凤县东)司户参军、筠州(今江西高安)推官。他为人正直敢言,“指切时弊,能尽言不讳”,为时论所重。宋徽宗刚立,崔上书颂扬司马光,揭露章敦,被蔡京归入“邪等”,被免官后退居郏城(今河南郏县)十余年。《宋史》记载:“(崔鶠)始居郏城,治地数亩,为婆娑园。崔鶠在此寓居屏处十余年,人无贵贱长少,悉尊师之。”

    也就是说,崔鶠看见这个叫石牛庄的地方土地肥沃,人好景佳,天地蒸腾,就购地数亩,在此隐居。他种植果树、花卉,春季花开,姹紫嫣红;秋收果累,树影婆娑,心意畅然,遂把此地命名“婆娑园”。翻书敏思之间,留下名作《婆娑园》:晚禽噪竹百千翅,残菊横枝三两花。好在山园养衰废,风波不到野人家。

    也作《桃花》:残月迷春晓,桃花怯夜寒。何人示妆洗,先傍玉阑干。又卧村野抒怀,沉寂中储备盎然激情,作《石牛庄闲居》:不识春风面,知从底处来。红深桃靥破,绿静水帘开。物外心常挂,人间事不谐。从今江海去,无复世推排。

    我们的诗人崔鶠著述颇丰,其胥卫昂把他的作品集为30卷,定名《婆娑集》。1986年,国家教委全国高等院校古籍整理和研究工作委员会审议批准,将《全宋诗》列入“八五”期间重点文化项目,由北京大学古文献所主持其事。1998年岁末,历经12个寒暑,72册《全宋诗》终于出齐。《全宋诗》辑录崔鶠多首诗,其中就有《石牛庄闲居》《婆娑园》。郏县人脉久远,海内外家乡人士皆以此为豪为傲。

    崔鶠人文俱佳,被免官后并没有被朝廷遗忘。宋钦宗即位后,以谏官召用崔鶠。晚年崔鶠又以龙图阁直学士掌管嵩山崇福宫,使之文化四溢,如今此地还留一井、一槐、一旧院。你看,井口还矗立着两块大红石块,穿孔插木,用来挂装辘轳,一桶桶甜水自深处汲出,养育无数灵魂。槐树苍老粗壮,枯木参天,传为崔鶠所种,已近千年。村人把此树誉为神身,村叟曰,高树之上住着千年村中贤者,不可造次、不可打扰!

    崔鶠居住地西侧有座牛王庙,前墙右处镶嵌一石,上刻“郏城西十里渣子园创修牛王庙戏楼”等字样,落款为“康熙四十四年十月吉旦立”。

    关于此庙,村民众说纷纭。有一种说法是彼时此地常有野兽出没,村人想用百兽之王老虎把野兽吓走,但去哪儿找呢?崔鶠灵机一动拿出一张虎皮,让家牛披挂上阵,吓跑了野兽,村庄自此平安无事。因此,村民凑足银两修建牛王庙,以彰显其功劳。另一说法是崔鶠为村内贫苦百姓购买数头耕牛,牛粪肥田,牛乳补身,村人对崔鶠深为敬重,对牛感恩有加,遂修牛王庙,并在庙前搭台演戏,以纪念为村庄作出贡献的尊者和善畜。怪哉的是,庙里供奉的除牛王爷、马王爷、天王爷等各路神仙,还有齐天大圣孙悟空,活泼的悟空给村庄增添了份轻松和勇气。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罗德胤先生解释说,村民祭拜齐天大圣,是因为他们相信斗战胜佛孙悟空勇敢正直、除恶扬善,能保一方平安,更重要的是能震慑龙王,祈雨得丰年。村人智慧,千年凝结,可见一斑。

    兴盛一时的王氏家族

    如今,村中仍保存着明清建筑两百多间。建筑大多沿中轴线对称而建,背北面南,结构严谨,气势恢宏,如王家大院、王俊松老宅、王自崇老宅、王兰忠老宅等。村内庭院也以北方四合院为主,同时还融入了南方细腻的工建手法——细处用心良苦,木雕石刻技艺精湛,与大处粗狂之笔相得益彰,一个土里土气的村庄被点缀得颇为雅致。

    王家大院门楼高过3米,台阶由整条红石板铺就,当地人称其为“丈石”,厚重气派,透露出富贵威严的景象,民间所说的“仗势”即由“丈石”引申而来。走进门楼,是黑黢黢的木制楼梯,以前王家看门家丁就住在楼上,通过窗户瞭望外部的风吹草动。西厢房三间,面阔,高大的鼎子门、精致的木雕窗户,虽经历岁月侵蚀,仍风采不减,展示了建造者雄厚的财力和高贵的地位。门前有夸门柱,柱下有红石雕做的莲花图案柱基,拙朴坚实,仿佛要担负起这个家族的重托。楼梯用香檀木制作而成,檀香扑鼻,很好地解释了“古色古香”的绝美意境。

    关于王家曾经的辉煌,村里流传着两个故事,足以说明这个家族当时的兴盛。

    一说明朝某年,秋收后,正值耕种好时节,王家一匹马受惊挣脱缰绳,闪电般疾驰而去。家仆急忙回府上禀报,说马不见了。东家慢条斯理说道:“慌什么,再跑也跑不出咱家地界,丢不了。”果然,不到半晌儿功夫,又有家丁来报,说马在家里最南端那块田里找到,已跑得筋疲力尽。此说可说明王家地阔。

    二说是王家的一个闺女要出嫁,男方父母托人过来商量操办事宜,问,那天能去多少尊客?王家说,你看看我们家门前有多少拴马石就知道了。来人小声又问,抬嫁妆的尊亲有多少位?王家说,抬嫁妆、拿东西的人,可能从我家排到你家吧。果然,闺女出嫁那天,四十八匹高头大马,威风凛凛,头戴红绸,脖儿套铜铃,亲戚们一个挨着一个从娘家门口一直到婆家门前,先到婆家的人早已坐定喝茶,这边娘家最后要出门的人,还没有起身走呢。

    崔鶠离开郏县后,婆娑园无人打理,月长年久,一片荒芜狼藉。直到明朝洪武年间,王姓从山西洪洞县大槐树迁至此地,平整土地、清理瓦砾、铲除杂草荆棘,复兴昔日之婆娑园,并继续以“园”命名,曰“婆娑园村”。明末,婆娑园又陷凌乱,渣滓遍地,人称“渣滓园”。清朝之后,随口语的演变,当地人渐渐地把渣滓园叫成了现在的渣园。

    所幸文化的微风一遍一遍拂过,树木返青,村庄褪去老衣换作彩衫,在中原大地稳健地走向恒远。2012年,渣园村被住房和城乡建设部等部门列入第一批“中国传统村落名录”;2018年被中国古村落保护与发展专业委员会授予“国家景观村落”称号,入选第八届“中国景观村落”名录。大地告诉我们,村落不会凋敝,因为她养育了那么多朴素的家族、那么多善良的百姓,苍穹不会允许她们衰败和消亡。

    是的,永远不会。

转发自《平顶山日报》2018年6月6日

 
     
  上一篇: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史志法》立法研讨会暨“南岳衡山杯”首届全国地方志系统优秀论文交流座谈会在长沙召开

下一篇:诸葛武侯祠文化浅探